向財富靠攏的捷徑!
Aug月 2018年 企劃室 - 大管家
點閱次數 : 915      share :

高租金和以此致富的地主,影響了富裕國家發展,以舊金山這樣的黃金地段為例,非常昂貴租金,讓即使每年收入數十萬美元的人,也抱怨生活負擔不起。這裡一個臥室的公寓月租要三千多美元,瘋狂的房價使得在舊金山年收入11萬7千美元以下就算是低收入戶。此處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,已經是全美最高標準的最低工資。有人做過計算,以這樣的收入在要舊金山生存,必須每天工作19個小時,風雨無阻全年無休。

 

經濟學人此篇《The time may be right for land-value taxes》以著有《Progress and Poverty》亨利喬治(註1.)推行論調為主軸,討論其說法,「儘管生產力增加,為什麼工資趨向僅能維持生活的最低限度?」而他也提出結論:「地租升高,必然降低工資」。

 

現代土地制度改革家–亨利喬治,注意到美國經濟雖日益繁榮,貧困現象卻沒隨之消失,他相信這是因為不平等的土地所有權分配才會導致「進步」、「貧窮」同時存在於社會中,因此他相信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,就是由政府向地主徵收土地稅,並把徵來的稅用在提高勞工薪資、協助地方建設等回饋社會,藉此促進經濟繁榮同時,也能降低貧富差距。

 

富裕和貧窮透過房產擁有者(指46年到64年之間出生的人)與無殼蝸牛之間,出現很明顯劃分。隨著房價飆升,許多老一代地主變得富裕。但現在大多數年輕人無法期望要在像倫敦這樣的都市買得起房子,除非他們能從遺產中獲得。他們也認為房價將持續飆升,而同時已錯過達到財務自由的黃金入場票,尤其當老一代地主繼續享受房地產上漲這項意外之財。

 

一直以來,地價稅很少被推廣,原因是不計算地上物、僅估算土地價值過於困難。另外也有反對者對地價稅提出質疑,他們認為此稅並不會對財富不均造成太大影響。特別是對於世界上最富有的0.1%的人來說,更是不痛不癢。(見原文圖1)。推行地價稅最大障礙來自被激烈抵制,當稅收宣布時土地價值應該下降,因為地主知道一旦擁有土地,就必須支付稅收。丹麥政府從2016年一項研究發現,地價稅成了房價資本化的一部份,如同暴利稅(Windfall tax)(註2.)或財產充公一樣,引起激烈抵制。

 

然而先不論,在地價飆升地區購買房產的人,歷經數十年後的收益是否該收取稅收,這樣做是否恰當。由於現代企業具有影響土地價值的非凡能力,而地主從土地帶來巨大收益成為最大贏家。本專欄先前提到《所得為何不平均? 21世紀資本論讀後感》(註3.),除非你有長輩留給你的龐大資本,一般人員基本上僅能由房地產或股票買賣的過程中產生資本。而《這麼好賺?平均每年回報率約7%》(註4.)文中提到的房地產回報率,則是讓你更快向富裕靠攏的捷徑。

 

註1.亨利喬治(Henry George)

現代土地制度改革運動人物。美國19世紀末知名社會活動家和經濟學家。提倡徵收單一地價稅,曾在歐美一些國家盛行一時,頗有影響力。

 

註2.暴利稅(Windfall tax)

針對行業取得的不合理過高利潤徵稅。主要為了調控壟斷行業的高利潤。

 

註3.《所得為何不平均? 21世紀資本論讀後感》(註3.KR014)

 

註4.《這麼好賺?平均每年回報率約7%》(註4.KR016)

 

原文出處:The Economist《The time may be right for land-value taxes》

或輸入 @fqp5727j
1姓 名 / NAME
2手 機 / MOBILE
3詢問內容 / MESSEGE
請填寫以上資料方便人員與您聯繫